1月29日,我和崔东在武汉的第七天。

连日来,我们曾冒雨见证火神山医院第一间病房从无到有,去金银潭医院拍摄一线医护人员的工作状态。此刻迎来久违的阳光,我们却不能走远:前期配给的50只口罩即将耗尽,趁着等待支援,我们也要备点口粮。

在医生休息室内,一位医生手写了完整的消毒流程作为备忘。人民网记者崔东 摄

后知后觉的大叔

“老伴儿叫我来买口罩,你就告诉我到底哪种最好!”来到超市采购,一位看上去知识分子模样的大叔跟店员的对话引起了我俩的注意。

大叔讲,此前他们全家都觉得“不会有事”,也没戴过口罩,直到这两天新闻里报的数字越来越大,才“真的慌了”。

“我戴的这种今天已经卖光了,现在还有些儿童用的,也能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。”店员耐心地向这位“慌了”的大叔讲解,排队结账的人越来越多,人群中有人开始嘀咕。

我走上前,喊一声“大叔”,便把他拉到一边:“您好,不是只有她那种口罩才有效,平时咱们见医生、护士用的口罩也可以……”大叔还是将信将疑,但无奈两种口罩都已售罄,他只能“明天早来”。

回住处的路上,我和崔东感慨,附近社区“武装”完备的街道人员每天一早便走街串巷,宣传防疫知识,今天才觉得有必要戴口罩的大叔一家,“心可真大”。疫情当前,阻击病毒要靠实实在在的行动,后知后觉可万万要不得。

从战“疫”打响的那一刻起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战士。把好自己这一关,是对自己负责,也是对他人负责。

11个步骤所需的防护物品依次摆放。人民网记者崔东 摄

11个步骤一个都不能少

正吃午饭,口罩和其他防护物品送到了。配送物资的同事告诉我们:武汉市协和医院住院区西区的隔离病房,已按照1月27日国家卫健委颁布的标准完成改造,下午3点将迎来第一批转院患者。我和崔东赶紧扒了两口饭,整装前往。

下午两点多,我们来到武汉市协和医院住院区西区。这里隔离区、污染区、非污染区的墙上贴满了消毒、换衣等工作的详细流程标准和注意事项。为防止病毒或细菌直接进入隔离区,医院在隔离区和感染区之间临时筑起一道屏障墙。刚改造完的患者通道等处尚未清理完毕,但每一道检查都严格按照新的标准和流程进行。

走访期间,我们发现了一间医护人员穿防护用具的办公室。室内,储物箱上贴着“内防护服”“戴圆帽”“戴口罩”“穿防护服”“戴护目镜”等11个步骤,相应的物品顺序摆放。当他们再从这个房间走出去,就将直接面对患者,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。

协和医院住院区西区,北京医疗队接收第一位转运来的患者。人民网记者王欲然 摄

出于安全考虑,我们拍完第一位转运来的患者即被送离。分别前,医护人员说:院内既有当地的医疗队,也有来自北京、黑龙江等地的医疗队,患者一到,医疗队即刻投入工作。

睡前,我归置好白天领到的物品。工作群中传来消息:明天,又有一位人民网同事将从北京抵达武汉,与我们并肩作战。阻击疫情,人民网持续增援!